中国股市能否避免蒸发的二十年?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9月26日, 上证综指跌破2000点。股市如此悲观, 以至于懒得研究股指的我也有兴趣讨论世纪熊市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在这里, 笔者将其定义为世纪熊市, 因为如果从2007年10月的6124起算, 已经是熊市的第60个月, 创下了中国股市开市以来最长跌幅的​​纪录.即使从2009年7月算起, 已经是连续第38个月下跌, 完全可以预见, 一年半之内, 仍将属于熊市。中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熊市。
       自1970年代以来, 美国股市道琼斯指数跌幅最长的时间是2000年1月至2002年9月的32个月, 仅为我们A股创下的纪录的一半。
       中国股市,

熊冠世界!好人肯定会问这个问题:日本股市现在还没有吗?至少我们可以比日本股市好一点, 为什么只和美国股市比, 而不和日本股市比?与日本相比, 我们还算不错。真的是不提就开不开的锅!彭曼之所以刻意避免将中国股市与日本股市进行比较, 是因为这可能会更加挫伤投资者的意愿。
       如果要遵循日本股市制定的熊市标准, 中国股市的未来太可怕了。日经指数从 1989 年 12 月的 38, 957 点下跌, 21年后, 已跌至7000点左右的最低点。到目前为止, 它还未能摆脱低点。依然是8900多点, 股市已经跌去83%的价值。在这两者之间, 日经指数几乎没有看到真正有意义的反弹。如果未来的中国股市都以这样的标准来预期, 那真是太冤枉了。不过笔者郑重声明的是, 这绝对不代表我对未来市场的预测, 请不要断章取意, 这里只是提醒那些试图利用日本股市作为滋扰的人, 有熊市没有标准。但话说回来, 中国股市怎么可能比日本股市好那么多?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增长前景吗?还是因为我们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创新能力、盈利能力都比别人好, 我们有多少信心押注在这些点上?为了避免日本式财富蒸发的悲惨结局, 中国股市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最起码, 我们需要一大批依靠技术创新而不是圈钱圈地的上市公司。我们需要这些公司有比现在更好的治理结构, 而不是被某个大股东任意控制的国有或家族企业。 , 我们需要让投资者真正像股东一样获得投资红利, 而不是像中石油这样光顾美国投资者, 把中国股东当作恩怨。我们需要铲除绑架中国股市的利益集团, 而不是让一帮既得利益集团利用股市作为谋利的工具。 10年后, 我们可以做到一些?如果您是中国股市的忠实信徒, 请在喊出那些空洞的口号之前回答我:这可以做到吗?如果不能, 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我们可以完全避免二十年的日式蒸发呢? 2005年开始的股权分置改革是一项伟大的改革, 但不幸的是, 它也在纠正一个方面的老短板的同时, 也为中国股市更大的麻烦奠定了基础。不是这次改革有什么问题, 而是这次改革后更根本、更本质的改革搁置了, 可以预见的是, 由于利益相关, 这些改革显然无法进行。股市下跌的根本原因是供需关系, 即供给远大于需求。为什么供大于求?因为股权分置改革将中国市场20年积累的股票全部释放, 三年内锁仓入市, 效果犹如黄河决堤。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 在此期间, 管理人员加速资产证券化, 创业板加速, IPO速度大不如从前。
       那么, 既然如此, 管理层为什么不能按照以往的做法, 暂停IPO以缓解市场压力呢?原因在于, 一方面, 以私募股权为代表的利益相关者会坚决阻止管理层做出这一决定, 因为一旦停牌, 这些人所代表的资本将遭受重大损失。另一方面, 他们会利用一些过时学者的口, 大力鼓吹融资是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 暂停IPO不符合市场化的道路。其间, 这些利益相关者将与中国股市的这棵枯树一起死去。事实上, 他们最终会失去这棵摇钱树。那么, 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市盈率会跌到如此低的水平, 以至于还有人可以通过发行新股赚钱呢?原因很简单。供过于求只会出现在二级市场, 让小散户承受股市阵痛, 而既得利益者通过审批控制上市发行, 让原本不是稀缺产品的证券化产品变成稀缺产品, 形成两个市场.差价创造了寻租空间, 使得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拥有巨大的套利空间。当然, 有些人很容易实现两个市场之间的利益转换。可悲的结局是, 中国股市的要素不再是正和博弈, 而是零和博弈。一方面, 有人高呼中国股市已经拥有前所未有的投资机会, 公司股价被严重低估;另一方面, 不是回购自己的股票, 而是多达800家公司还在排队等待出售公司股票本身就是资本市场的巨大丑闻,

彻头彻尾的骗子, 全球股票的笑柄市场! IPO停牌不一定能阻止中国股市的跌势, 但不停股, 中国股市也不会止跌。管理层应立即停止IPO, 对利益集团的过度行为表示不容忍。另一方面, 要从根本上改革陈旧的中国股市。路径是立即废除审计制度, 无条件启动登记备案制度, 彻底杜绝寻租行为。空间, 让配套的基础设施可以做股权分享改革的成果应该变成正能量, 而不是今天的负能量。改革只完成了一半, 在另一半完成之前, 中国股市还有更艰难的路要走。

Copyright © 2002-2022 国信科技有限公司 guoxinkejiyouxiangongsi (icgpro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