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劫富济贫有多可怕?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1日

       薛勇, 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 法国总统奥朗德不愧是“社会主义者”。他将在上任后兑现竞选承诺, 将年收入100万欧元的富人的所得税税率从48%提高到75%。尽管许多人怀疑这样一项激进的政策是否会实施, 但它在法国的富人中引起了广泛的恐慌。出国一时成为上流社会的热门话题。此举的意义不仅限于法国。众所周知, 奥巴马一直主张对富人加税, 并且有一个非常具体的计划:将年收入25万美元家庭的所得税税率从35%提高到39.6%。他的支持者巴菲特也为此不遗余力地大喊大叫。如果奥巴马连任, 美国富人可能难逃加税的命运。这些加税政策表面上是财政措施, 实际上是在为老百姓“讨个说法”, 是民主社会的“阶级斗争”。如今, 西方国家大多受困于财政赤字和债务, 经济处于低谷, 税收减少, 情况越来越糟。摆脱困境的出路无非是增收节支, 想方设法增加税收, 同时削减政府开支。不幸的是,

在没有经济扩张的情况下, 除了提高税率外, 几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增加税收;削减政府开支往往意味着剥夺普通民众的福利。这样的政策会冒犯所有人, 在民主社会中往往等于政治自杀。最终, 只有富人才能被裁减。毕竟他们人数少, 在选票上微不足道,

是政治家可以冒犯的人。财政专家已经想通了:对富人加税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财政问题。在法国更是如此。
       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法国人不超过3万。在一个拥有 6500 万人口的国家, 他们如何解决金融危机?法国政府明年将想办法获得330亿欧元的税收!左翼政客并非不知道这一点。如果你真的想削减政府赤字, 你仍然必须削减福利。不幸的是, 大多数领取福利的人都是支持自己的选民。老百姓有自己的一套“硬道理”:“我们努力工作, 是华尔街的巨款把所有人都推入了危机的深渊。他们没有受到惩罚, 又何必削减我们的福利呢?” ?”所以, 无论是奥巴马还是奥朗德, 都必须先拿下富人, 为自己的选民负责, 然后再削减福利, 才能做到。一系列民意调查显示, 奥巴马对富人增税的计划赢得了选民的广泛支持。奥朗德甚至一直说他“不喜欢富人”, 并凭借对富人增税的承诺赢得了选举。舆论导向相当明确。富人的恐惧也很真实。在法国, 早有名模、名厨、歌手出国的案例。商界、金融界人士联手相当多经济学家发出末日警告:如此激进的社会主义政策将把创造财富的人赶走, 许多准备在法国创业的人将停滞不前, 这对法国经济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然而, 关于如此高的税率会扼杀经济增长的陈词滥调现在已经不那么令人信服了。
       看看所有国家所得税率排名。在主要发达国家中, 所得税税率最高的是瑞典(56.6%)、丹麦(55.4%)、荷兰(52%)、奥地利(50%)、比利时(50%)、日本(50%)、英国 (50%) %)、芬兰 (49.2%)。美国所得税目前最高为35%, 但也有高达11%的州税;如果奥巴马的计划得以实施, 39.6%的联邦所得税和州税加起来在许多州可能超过50%。
       加拿大最高的所得税是29%, 但是省税可以达到24%, 加起来可以达到53%, 这也是北欧福利国家的水平。此外, 德国的最高所得税率为47.5%;澳大利亚的 45%, 加上 1.5% 的医疗保险税, 实际上是 46.6%。这些是经济最发达和最健康的国家之一。陷入债务危机和经济困境的西班牙(52%)、希腊(49%)、葡萄牙(49%)和意大利(47.3%)无法自拔。虽然他们的所得税税率相当高, 但大部分属于西方国家。中等水平。高税率显然不是经济的核心问题。当然, 更不用说俄罗斯的所得税税率只有 13%, 但这不是一个有竞争力的经济体。可以说, 西方市场经济的主体是建立在高税率、高比例的财富再分配基础之上的。难怪市场竞争的最大赢家巴菲特会出来说:“我在这个行业做了几十年, 在高税率的时候也经历过。我没有看到任何所谓的高税率抑制人们创造财富的动机的例子。每个人都在快乐地做着。在法国, 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也进行了一系列研究, 表明高税率并不会降低人们创造财富的热情。从法国现有的名人事例来看, 名模、名厨、歌手确实被高税率赶走。然而, 这些人对经济的贡献是非常有限的。有时他们的离开会为新来者创造空缺和机会。 .更不用说, 这些人的成功往往是由法国独特的文化造就的。除了在世界范围内做内衣广告的超模, 其他文化明星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当地社区的滋养, 离开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不过, 奥朗德激进的加税政策确实是相当冒险的, 75%的最高税率确实比欧洲邻国高很多。法国的企业税率高达33%, 是除马耳他以外欧洲最高的。是的. 如果所得税税率比邻国高20%以上, 就会造成前所未有的差距。要知道, 欧洲文明从中世纪开始就鼓励跨境流动,

这主要是因为相似的文化和制度各方面交流频繁, 你在一个国家被迫害, 你可以轻松移民到其他国家, 移民成本几乎是全球所有地区最低的。遵循最优制度, 无论是君主还是宗教势力, 都不能单手遮天, 这就是西方一些历史学家所说的“欧洲自由”领先世界的重要制度基础。欧盟和欧元的建立进一步降低了这种流动的成本。在这方面, 欧洲已经与美国的联邦制非常相似。欧盟和美国在人口、经济总量、领土等方面颇具可比性。
       欧盟国家和美国相当独立的国家一样, 依靠自身的制度优势来吸引自由流动的人口。因此, 经过仔细分析, 很明显欧洲国家的最高所得税率普遍在50%左右波动, 而且差别很小。这就是自由竞争所形成的模式:如果人们以四五个百分点的税率搬家, 那损失大部分是值得的。但是,

如果税率相差两位数,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难怪比利时房地产开发商说奥朗德疯了, 并为他的政策欢呼:比利时和法国隔着一条边界。法语是比利时的三种官方语言之一, 两国的历史文化联姻几乎是天壤之别。从法国到比利时生活, 在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上几乎没有任何不适。比利时的最高所得税率为 50%, 高于法国。如果法国提高到75%, 很多富豪即使还在法国经营, 也能在比利时落户, 让比利时的房地产开发商发家致富。许多跨国公司声称正在根据奥朗德的政策研究重新分配其总部和分支机构。如此高的税率吓跑了许多投资者, 这绝非耸人听闻。然而, 正是因为这种全球化背景, 奥朗德这场赌局的成败才有意义。正义不仅限于法国本身。试想一下, 如果法国提高税率, 美国也会提高税率。其他西方国家的左派上台后, 对提高税率会更有信心:“别拿资本外流威胁我, 大家都去加税, 看你去哪了?能做到就行. 移民俄罗斯!越来越多的西方选民认为, 今天的富人,

就像华尔街的精英一样, 是为自己创造财富, 让邻居破产的人。他们只是来回走动, 没有创造任何价值“东西”。这些金融赌徒带着财富离开,

社会将遭受非常有限的损失, 甚至可能长期受益。从爱迪生到盖茨和乔布斯, 虽然这些创造者都是商人, 但再高的税率也挡不住他们的热情。工作。以民主的方式重新分配财富, 为更多这样的天才创造更好的成长条件, 包括增加对教育的公共投资, 社会不是更有竞争力吗?西方社会的左翼也可以用市场经济的语言来制造对富人的宣言:我们是这个社会的股东, 你在我们所持股的社会中获胜。我们要求更多的分红。如果你不喜欢, 那就去吧。愿意让你“赚大钱”的城市。

Copyright © 2002-2022 国信科技有限公司 guoxinkejiyouxiangongsi (icgprod.com),All Rights Reserved